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公告

文化教育——国际出版商协会的第三大支柱

时间:2017-04-23 21:24  来源:办公室
    2017年4月23日,米歇尔·科曼博士,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席在西南交通大学举办的“跨界融合 共襄阅读”高端论坛做了题为《文化教育——国际出版商协会的第三大支柱》的演讲。演讲内容如下: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世界文化教育日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日子,我很荣幸能够来到成都,与大家交流互动。
       每年的4月23日,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会庆祝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图书与版权日。今天,我很高兴能够来到这里,与大家相互交流。
       我非常喜欢与图书爱好者相互交流。今天的活动对于我来说具有特别意义,因为今天我来到了中国。
       在爱思唯尔供职期间,我经常到访中国,很高兴能够再次来到中国。
       我非常敬仰中国文化。
       今天的活动是在成都举行的,这极具灵感启发。成都拥有久远而辉煌的文学史,很多大文豪都出自这里,例如“汉赋”大家司马相如和扬雄、著名诗人李白和苏轼、以及现代作家郭沫若和巴金。
       我很荣幸能够到访成都。在我的祖国荷兰,成都频频见诸报端,成都的荣誉市民“武雯”和“星雅”的到来更是登上了新闻头条。当然了,我说的是来自成都的两只大熊猫。
       与此同时,我很荣幸能够到访西南交通大学。凭借顶级研究和优秀工程师,西南交通大学为世界工程技术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西南交通大学的一些成就体现在图书出版方面,例如高速铁路设计方面的图书,这是中国工程史上的又一伟大壮举。另外一些成就则体现在期刊出版方面,例如在西南交通大学周仲荣教授的出色领导下出版的生物摩擦学方面的文章著作。西南交通大学在其他众多领域同样取得了不凡成就。
       今年1月1日,我开始担任国际出版商协会主席一职,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我希望国际出版商协会能够发展成为一个战略组织,携手会员单位,打造富有凝聚力的强劲会员文化。我们与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机构进行紧密合作,特别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我知道,今天在座的还有多位图书馆负责人。接下来,我将谈到我们与图书馆界的合作。
       有时候,出版商和图书馆之间的关系会被错误地定性为敌对关系。
       事实上,国际出版商协会与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
       这很重要,因为出版商充分认识到了图书馆在培养阅读文化、支持整个图书生态系统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
       国际出版商协会和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定期举行会晤,探讨共同关心的问题,携手应对出版商和图书馆面临的不同挑战。
       例如,在2015年9月8日国际扫盲日当天,国际出版商协会和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共同呼吁联合国成员国做出更多努力,提升人们的识字能力。
       这份联合声明彰显了图书馆和出版商的力量,旨在帮助联合国成员国实现文化教育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联合声明节选内容如下:
       “阅读获取信息是每个人都需要掌握的基本技能。如果没有这项技能的话,人们就会生活窘迫,不充实,社会就会缺乏凝聚力,生产力低下。
        掌握了这项技能之后,其他技能都不再遥不可及。随着世界的数字化和互联程度日益提升,每个公民都应该掌握识字能力,从而找个好工作, 提升个人技能,参加社会活动,从事政治生活。”
        今天,我希望在这里重申这份声明。通过与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等机构合作,我们将继续推动我们的文化教育日程。
       这就要谈到世界图书与版权日。
       每年,世界各地数百万人们都会以各种节日和活动庆祝这一天的到来,推广识字能力,宣传阅读的乐趣。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世界图书与版权日是我的一位前任在1995年提出的。他就是国际出版商协会前任主席——西班牙出版商佩雷·维森斯。
       佩雷希望设立一个节日,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能够关注识字和阅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享有国际影响力,能够让佩雷的这一愿景变成现实,动员世界各国政府。这一想法变成现实仅仅用了十二个月的时间。
       4月23日这一天的选择也绝非偶然。
       1616年4月23日是世界上很多文学巨匠的逝世日,4月23日也是很多文学作家的出生日。
       威廉·莎士比亚以及西班牙作家米格尔·德·塞万提斯和印卡·加西拉索·德拉维加均于1616年4月23日逝世。
       法国小说家莫里斯·德吕翁、冰岛作家哈尔多尔·K·拉克斯内斯、俄裔美国小说家弗拉基米尔·纳博科夫、加泰罗尼亚作家胡塞普·普拉、以及哥伦比亚作家兼记者曼努埃尔·梅西亚·巴列霍均于423日出生。
       二十多年来,世界图书与版权日的目标始终如一:希望世界各地人们,特别是年轻人,能够发现阅读的乐趣,尊重文学巨匠以文学作品的形式为我们的社会和文化进步做出的贡献。
       不过,这并不是我们的终点。
       在此基础上,国际出版商协会牵头推出了又一个项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图书之都。现如今,这个项目不断发展壮大。
       这个项目还是要归功于佩雷·维森斯。他于2000年提出,将“世界图书之都”的称号授予一个城市,让这个城市在一年的时间里推广图书和阅读。
       自项目推出以来,国际出版商协会一直是提名委员会成员,帮助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选择最名副其实的候选城市。
       我之所以说这个项目正在不断发展壮大,是因为,这个项目推出之初,每年只有两三个候选城市,而2018年的评选就有19个候选城市。
       2001年,马德里成为了第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图书之都”。今年赢得这个称号的是几内亚科纳克里,2018年赢得这个称号的是希腊雅典。
       赢得这个称号后,这些城市会在一年的时间里举办大型书展、公众阅读活动,庆祝活动和作者访谈,邀请很多儿童参加。
      “世界图书之都”项目能够让人们持久感知图书的美好,认识到文化和教育的重要性。
      也许有一天,成都会成为“世界图书之都”.
      正如大家所见,国际出版商协会一直在推广阅读与图书文化的全球举措中发挥着领导作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在谈到世界图书与版权日的重要意义时曾说:“图书帮助我们人类走到一起,成为一家人,拥有共同的过去、历史和遗产,建设共同的未来——在人类愿望的大合唱中可以听到所有人声音的未来。”
      她说得很好,传达出了明确的信息:图书就像胶水一样,能够将人们粘连在一起,让人类共性流芳百世。
      自1896年成立以来,国际出版商协会一直遵循着这一原则。
      我们传达出的信息同样清晰明确:出版商是推动图书出版和文化教育的引擎,是文化教育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
      从我们父母第一次向我们阅读到我们提交博士论文,出版商都如影随形,帮助我们汲取智慧,实现文化进步。
      出版商是人类知识伟大进程中默默无闻的合作伙伴。
      有鉴于此,国际出版商协会努力推广保护出版商,推广保护出版商提供的重要服务。
      为此,我们:
          不停游说,呼吁建立健全的版权框架,倡导保护出版自由
          推广并支持文化教育和可及性举措
          努力在世界各地实现专业图书和期刊出版
 
       这是我们携手各国政府、联合国、欧盟等机构所做的工作。
       在中国,国际出版商协会与中国出版协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2015年,中国出版协会成为了国际出版商协会会员单位。
       这是国际出版商协会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因为中国出版协会在当今的世界出版界享有很高的话语权。
       随着中国出版协会以及各国出版协会加入国际出版商协会大家庭,国际出版商协会代表的出版商为全球约56亿人口提供服务,占到了世界人口的75%
       这意味着,我们会员单位的声音能够比以往传播的更远,能够代表更多出版商发声。
       我们很荣幸能被赋予这一职责,因为不论身处世界何处,出版都是令人兴奋、具有前瞻性和必要性的事业。
       不过,在现实中,出版关乎的不仅仅是商业。
       在我看来,出版首先是推动人类和社会进步的引擎,其次才是商业实践。
       再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出版这种经久不衰的想法、故事、意见、信仰、事实传播和保存方式了。
       每天,数十亿人通过这种方式接受教育,获取信息,享受娱乐。
       在对人类文化、知识进步以及国际理解的影响方面,出版是其他任何行业都无法企及的。
       中国的出版渊源由来已久。
       据考证,印刷术起源于中国,中国出土的丝绸印花残片可以追溯至将近2000年前。
       在这之后,中国人开始采用纸张进行印刷,造纸术同样起源于中国,纸质印刷图书最早可以追溯至七世纪的唐朝。
       与动物的驯养和车轮的发明一样,如果印刷术没有传遍世界,没有成为一种“通用技术”的话,就不会有知识经济、科学教育以及金融信用体系。
       换言之,全世界都要感谢中国人民发明了印刷术,推动了出版业的发展。这种技艺演变成了一种贸易,发展成了一种行业。
       现在,中国的出版市场规模高达100亿美元,就市场价值而言仅次于美国。
       就新书出版数量而言,中国是世界领导者:2015年新书出版数量为47万,2010年为32.8万,美国的新书出版数量为33.8万。
       这方面的成功得益于国内销量的健康增长,而国内销量的健康增长则得益于中国人民对教育和自我提升的重视以及中国庞大的识字群体。
       中国的出版商为业界做出了突出贡献,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将其他文化带入中国。
       现在,中国图书提供的类型、风格和题材选择比过去六十年任何时候都要多。
       儿童图书不断发展壮大,教育出版发展势头良好。每年,中国都会新增2000万英语学习者,对英语图书不断增长的需求推动了中国对英语母语市场的图书进口。
       在创新方面,中国同样是世界领导者:例如,网文是中国新出现的一种独特现象,这种现象让张威、励婕等青年作家一夜暴富。
       女士们,先生们,在教育、阅读、文化、文学这些中国古老传统的基础上,中国的出版业可谓是实现了现代发展奇迹。
       希望这种奇迹能够延续下去!
       谢谢大家。